“我非常高兴能够接受这个挑战”

别特连科肖像

迈宁根、慕尼黑、柏林是迄今为止与基里尔·别特连科的职业生涯关系最紧密的三个城市:2001年,他连续四个晚上在图灵根州小城迈宁根上演了整套理查德·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这次成功的演出使他名声大振;拜仁州大都市慕尼黑国家歌剧院的工作经历使他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在德国首都,他曾担任五年 (2002–2007) 柏林喜歌剧院艺术总监,而今他再次重返柏林——上任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一职。

“我出生于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那是一个军工业和石油化工城市。因此,很多外国人对这个地方有所忌讳,视它为一个“封闭之城”。尽管那里的化工对身体健康不太有利,但城市中的绿化还是不错的。当然,这里在寒冷的冬天是看不到绿色的。有时因为气温过低,孩子们可以不用上学,我们规定儿童在零下34度以下时可以留在家中,而大人则在零下38度以下时才可以。”
贝多芬:《第七交响曲》(节选)

基里尔·别特连科的父亲是乐队指挥、妈妈是编剧,作为一个音乐世家的孩子,他几乎从出生起便注定会从事音乐事业、会成为一名指挥。18随时,别特连科随家人从鄂木斯克迁至福拉尔贝格,从那里的音乐学院到维也纳音乐与艺术大学、从指挥毕业音乐会到成为维也纳人民歌剧院的指挥,他做了一切充分的准备,使他的天赋得以展露。1999年,他得到了德国迈宁根剧院艺术总监的职位,在那之后的几年,他将自己的工作中心放到了歌剧指挥上。他曾在三个城市的歌剧院担任指挥,尽管他最初的目标是指挥交响乐,但歌剧无疑在他的事业生涯中占了相当的比重。在交响乐和歌剧之间的转换是一个偶然,也可以说是一种幸运。

“我在迈宁根的那段时间是我事业生涯的起点,那是非常宝贵的学习经历。对于一个指挥而言,这是最最重要的,我希望每个年轻的同行都可以以这种方式积累经验、打下坚实的基础。于我而言,能将迈宁根作为起点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节选)钢琴:王羽佳

当然,他并没有忘记他最初的目标,他不仅时常在自己的剧院上演交响乐、还会到各个乐团客席指挥,这使他在歌剧和交响乐两个方面都占有了一席之地。不仅如此,对戏剧音乐的丰富经验也影响了别特连科的音乐处理,即使没有语言的音乐也可以在他的演绎下娓娓道来。

“一种情感的诞生必定与一段经历相关,因此我们不能将音乐从它的环境背景中抽离出来。当我们要演绎一段音乐时,它其中蕴藏的历史和社会背景值得我们反复推敲。”

迈宁根、慕尼黑、柏林,这三个城市也在汉斯·冯·彪罗 (1830–1894)的身上体现出了紧密的关系。他曾是慕尼黑宫廷乐队的指挥,也是他与迈宁根宫廷乐队的一场客席演出鼓舞了原比尔泽乐队的成员,让他们最终离开了比尔泽乐队并组建了后来的柏林爱乐乐团,汉斯·冯·彪罗则成为了柏林爱乐乐团的第一任首席指挥。现在,基里尔·别特连科将把这个脉络延续下去。

基里尔·别特连科畅谈2019/2020新乐季
“我很荣幸能够跟随彪罗的脚步。他首先在慕尼黑,随后去了迈宁根和柏林,我的顺序与他略有不同,但我能够通过在迈宁根宫廷剧院和慕尼黑国家歌剧院的工作感受到自己与他的紧密联系。我四处研习他做过标注的总谱,在迈宁根的勃拉姆斯、在慕尼黑的瓦格纳,尤其是他对贝多芬作品的解读。”

彪罗在他指挥迈宁根的第一个乐季中全部选择了贝多芬的作品。而基里尔·别特连科在与柏林爱乐乐团的第一个乐季里同样将贝多芬的作品安排为了演出重点,如贝多芬的《菲岱里奥》、《庄严弥撒》、《第九交响曲》等重要作品。除此之外,古斯塔夫·马勒的交响曲、俄罗斯音乐作品(今年以柴可夫斯基和拉赫玛尼诺夫为主)、20与21世纪的作品、约瑟夫·苏克的作品也将会在演出计划之中。

“我会尝试理解威廉·富特文格勒在指挥界所塑造的特殊地位,我特别喜欢听他的录音,虽然我对音乐的处理方法与他有所不同,但富特文格勒对柏林爱乐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这只乐团已经融入了他的基因,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一点。赫伯特·冯·卡拉扬与我的经历有些相似,他也在小城工作了很多年,并在那里拓展了自己的能力。我们二人都是从歌剧工作入手的,卡拉扬是一个绝对称职的工作者,他会用心研究谱子上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尽管我和富特文格勒都对卡拉扬在速度、演奏法和声音处理等方面持有不同的意见,但他依然是值得我学习的榜样。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所感受到的艺术来源不同,也自然会对声音有着不一样的审美。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不断拓展对音乐作品的认知。于我个人而言,彪罗—富特文格勒—卡拉扬是一条决定性的思路。在此基础上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克劳迪奥·阿巴多和西蒙·拉特,他们二人在很大程度上为乐团拓展了曲目,并逐渐为乐团塑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声音形象。”

基里尔·别特连科第一次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是在2006年,他们在那场音乐会上合作演绎了巴托克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以及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当时,别特连科便对这只乐团卓越的品质做出了如下评价:

柏林爱乐乐团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不论是吹solo的管乐还是拉tutti的弦乐,这里的每一位演奏员都有能力和勇气释放自己,他们有一种大局在握,尽在掌控的从容,因此他们大可以在演出时尽情释放。”

在三次合作之后,柏林爱乐乐团的演奏员们便认为基里尔·别特连科可以成为他们的继任首席指挥。自2015年别特连科正式当选之后,他再次与乐团成功合作了四次。如今,他终于来了!

“柏林这座城市我并不陌生,在11岁时我曾住在这里,因此我的感觉更像是“回到”柏林。但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这简直太难以想象了!我非常高兴能够接受这个挑战!”

马耳他·克拉斯丁